无法释怀的随从猫

吃各种cp的 贝厨

贝贝椅(标题废)

*梗来自 @阿勃YUZ.
*那张贝特霍尔德坐在高高的椅子上的图我不知道要怎样弄到文里呢
*[贝贝坐在高高的椅子上面,听莱纳讲,那挣扎的事情]

这是个奇怪的画面。

身高192厘米的小孩贝特霍尔德胡佛,坐在一张很高很高的椅子上面。
起码有100m呢,他心想,反正也差不多。
他坐在上面太久了,似乎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久到他都已经忘记他是如何发挥特异功能坐上这个椅子,久到他看厌了椅背上的花纹,久到他把手里的信完全能背下来……
嘛,反正也是打发时间,为什么就不能有意思一点呢?
他试着去够离他最近的柜子,可惜只是看起来近而已,如果想伸手去抓住上面的本子,会摔下去吧?

“喂!”
贝特霍尔德产生了有人在叫他的错觉。
“你不下来吗?”
这次声音更大了,传到贝特霍尔德耳中时有些含糊不清,但他听懂了。
“我下不来,这太高了!”
“其实并不怎么高。”
“很高啊,有100米呢。”
“……你……”
声音太小了,贝特霍尔德听不清,他很小心地把身体移出来一点点,“你,你说什么?”
他有些紧张,双手用力抓住椅子手托,害怕掉下去。
“再努力些吧,你可以探出头,那么你就能看到我了。”
“我不能!我会掉下去的!”
“你可以的,加油试试!”
“…………”

我真的可以吗?或许我会在探出头的一瞬间掉下高椅粉身碎骨,或许不会——
“喂,你有办法让我安全吗?”贝特霍尔德大喊道“我做不到一个人去冒险!”
不一会儿,就传来那个人的声音,铿锵有力,“放心吧,我就在下面,如果你掉下来,可以压在我身上!”
“那样的话,我会把你压死的!”
“那你就试试看啊,如果你觉得你能把我压死的话。”
…………
……
贝特霍尔德没想好该怎么回答,他沉默着,却突然什么都不怕了。
终于,他探出身体,视线往下。
他看到了金头发的男孩子,男孩子也在看着他。
“我的名字叫莱纳,”男孩子笑了,眼睛亮亮的。他举起双臂,像是要抱住贝特霍尔德一样。“下来吧,我接着你!”
椅子似乎并没有100米,甚至50米都不到,贝特霍尔德心想,或许不会把那个叫莱纳的家伙压死。
“快下来,我的手要酸啦!”
“嗯……那你一定要接住我!”
“我答应你!”

一阵风飘过。
贝特霍尔德睁开眼睛。
“我接住你啦!”

END

送给 @阿勃YUZ. 结婚吧←

【莱贝】104宿舍狂想曲2

(二)说了你就能记住吗?

“所以说,天气预报君到底叫什么名字?”艾伦咬着笔杆,趁老师转过身的那会儿,悄悄把嘴藏在手掌背后,扭身向几位上课发呆的伙伴发问道,“你们都不知道吗?”
“你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啊?”让托腮,用嫌弃万分的眼神鞭挞着提问的八卦仔。
艾伦瞪他,“他是我们同学,想知道名字不是很正常吗!”
康尼倒是很感兴趣,咧着嘴嘻嘻笑,“我记得他名字可长了,像绕口令一样!”

原本在抄笔记的阿明也转过头来,“其实直接问莱纳就知道啦!”
“对啊,莱纳和他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好呢!”
不是一般的——好……
那,昨晚到底是不是真的,亲……
打住,打住!
阿明觉得不应该在这方面发散思考以免影响判断,“去问一下吧?莱纳会告诉我们的。”
“但这样不是很没有挑战性吗?”康尼伸出食指,在其他同学都没关注的视线之下,指了指坐下角认真听课的莱纳和天气预报君。“干嘛不直接问本人。”
“呃……”
他说得好有道理,大家都无法反驳。

马可犹豫了几秒,眼角偷偷瞄了瞄还在写题的老师,加入悄悄话“直接问的话,胡佛同学会很伤心吧,毕竟我们同班快半年了。”
“半年也没记住同班同学的名字,我们好过分啊!”阿明捂住良心。
“干脆投票选一个人去问吧!”托马斯头也不抬。
所以他还不知道,在他说完后的那几秒中,大家汇聚的视线早已经把合适人选投了出来。

“下午好。”
“下午好……请等一下!”
“呃,是有什么事吗?”
“今天轮到我们了。”
“什么?”
“值日。”
“哦……好的,是现在吗?”
“下午放学。”
“恩,我明白了。”
…………
……
“说起来,胡佛同学,你……”一双似乎能看穿真实与虚幻的眼睛,牢牢地注视着眼前高大挺拔的男子,用像是要挖掘什么大新闻般地语气问道: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来着?”
“哈啊???”原来你跟我聊了那么久都不知道我名字吗?
胡佛同学一脸受伤道:“我叫,贝特霍尔德。”
对方点点头,慢慢地重复一遍:“贝特霍呃……贝、贝特德……贝尔特……贝、贝……”
胡佛同学好心的重复了一遍:“贝特霍尔德……”
“呃呃,贝特霍撸撸……撸撸羞啊不对!”
越着急越是舌头打结脑内一片撸猫打滚。
“并没有撸啊,”默默流汗的胡佛同学更正。
“贝尔特霍……贝特霍特……贝尔……贝特……贝、贝、贝……”
托马斯,拜托你读准一些,胡佛同学快哭了啊!
藏在柱子后面的同伴们几乎想冲出来把那位满头汗水贝到奔溃的先锋战士就地掩埋,太丢人了,太尴尬了!

“贝特霍尔德,你在这里干什么?”
“诶,莱纳!”
金发壮汉莱纳布朗出现的时机太好,被解除危机的托马斯觉得身前的男子显得真不是一般的耀眼,虽然有人说过他和莱纳长得有点像,但莱纳身上给人的感觉很特别,就像在战场上经验丰富的战士,给人可靠的安全感。
贝特霍尔德也十分庆幸有人来打断那位用惊恐表情一遍又一遍念错自己名字的同学,虽然很抱歉但实在很吓人,能结束真是太好了。
“……?”莱纳视线在两人间来回移动,心想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太妙的事情,两人都是一副“得救了莱纳你真伟大”的表情。
不过对于“贝特霍尔德崇拜自己”这一事实,莱纳还是有些飘飘然,看来昨晚的战绩还是挺让对方满意的嘛!
“好了,下午体育课要准备运动器材,贝特霍尔德,你过来帮忙吧!”
“嗯!”
两人肩并着肩,默契十足的忽略了托马斯,越走越远。
…………
……
“呜哇!吓死我了……”
“莱纳什么时候来的,大家都没留意吗?”
“总觉得莱纳好帅啊!”
“得救了呢,托马斯。”
“不、不对啊……”
“嗯?”大家一脸疑惑地看着托马斯,他表情怪异的脸此刻看起来像恐怖片里发现真相的男主角。
“莱纳他……”托马斯像是要哭了,“他刚刚回头瞪了我一眼……”
“……哈啊?”
“那一眼实在太恐怖了以至于我忘掉了胡佛同学的名字!”
…………
……
你压根儿没记住过吧?
“散了吧,让,去帮帮莱纳他们。”
“恩,走吧。”
“托马斯好过分啊!”
“所以胡佛同学叫什么名字?”
“放心吧艾伦,我已经记在笔记本上啦!”
“好聪明,不愧是阿明!”
“喂,等等我!”
“胡佛同学太温柔了。”
“是啊,应该把托马斯揍一顿才对。”
“你们也太过分了啊!”
“说不定莱纳会替胡佛同学报仇哦~”
“马可!你别吓我!”
“哈哈哈!”

第二天,大家发现,传说中能预报天气的胡佛同学,衣服上绣上了大大的“贝特霍尔德”。终于能记住胡佛同学名字的托马斯很高兴,就算背后有来自某人不太善良的眼神攻击,也可以好好当做不知道了。

嘛,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局呢。

END

【莱贝】104宿舍狂想曲1

*无厘头搞笑类
*略OOC
*脑洞产物见谅
*CP莱贝,其他CP未定

(一)未触及的真实
夜已深。
104男生宿舍一如平时般安静,直到某人像诈尸般从床上弹起——
“时间到了,伙计们!”
压低的不知道为何透露出一丝丝兴奋的命令一发出,整个宿舍内原本睡着的男生如同被死灵法师下了咒,齐刷刷坐起身来。
“让,你太大声了!”艾伦下床坐到他下铺阿明身旁,在黑暗中估摸着让大概位置努力地瞪了一眼。
“啧,你好烦啊艾伦,难道是因为最近输得太惨,所以只能在口头上出出气嘛,嗯~?”
“你说什么?你这个笨蛋!”
“呵呵,我说的不对吗?”
“你们能不能安静些!”
“别吵了!”阿明打开了灯,柔和的灯光照在大家的脸上,艾伦也顺着瞪准确了些。
康尼跟着挤在阿明身边,“咦”一声指向对面床。“人呢?”
大家齐刷刷的盯着空无一人甚至连被子都不见的床,陷入了苦恼中。
艾伦抓头发道,“糟糕,这样就没办法预测天气了!”
“这,是让我们吓跑了吗?”让觉得很不可思议,那么大一只、天然的、用来作预测天气的家伙不见了!“我们要去找吗?”
“只是上厕所了而已吧?”马可坐到艾伦身边,理所当然地说道。
“对、对哦……”
“但是,他上厕所的话,为什么莱纳也不在了?”阿明指了指对面上铺,也是空的,这让大家实在尴尬。
托马斯弱弱地举手,“我只听说过,女孩子上厕所喜欢找个伴……”
“哈?但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啊?”
“突然好羡慕啊,可恶!”
“啊??”
托马斯被康尼和让瞪地莫名其妙,“我说错什么了吗?”然后旁边某人说了一句——
“可他不是男的么?”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艾伦被众人瞪得莫名奇妙,“看、看着我干嘛……”
康尼颤抖着声线,如同信号不好的收音机“难、难道……那家伙、那家伙是……女、女、女……”
“这不可能吧……”让张大的眼睛里还有一丝丝的熬夜的红色,配合他那又长又诡异的脸真是太吓人了,被注视的科尼惊出一身冷汗,躲在阿明身后。
“那家伙有一米九啊,一米九的女孩子吗?!”
“不,这怎么想也……”
“不能够吧?”
“呃……”
阿明双手挡住越来越近的让,完全无放弃般说了一句,“那那那难道跟他一起上厕所的莱纳也是女孩子吗!?”
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你给我闭嘴啊!”
“这也太恐怖了吧?我要做噩梦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陷入恐怖幻想的几人,大概永远也不想再回忆起,被女装莱纳打击的恐惧,和,与女装莱纳共住一个宿舍的耻辱——
“所以说——”马可敲了敲床沿引起大家注意,食指直对面床下铺,“他的全名叫什么来着?贝鲁特?”
“贝尔特尔”
“贝特胡佛”
“胡佛是他的姓吧!”
“贝特霍鲁尔”
“贝尔鲁霍特”
“贝尔格里尔斯”
“贝鲁鲁修特”
“贝……”
…………
……
想、想不起来了!
每个人的脑门上都很不科学地多了一滴汗。
“所以我们还是睡觉吧?”从某张床上铺传来托马斯似乎半睡半醒的呢喃,“已经很晚了……”
大家面面相觑。
“嗯、对哦!去睡吧,让!”
“托马斯那家伙什么时候串上床的?”
“喂!现在是凌晨两点了。”
“那我要关灯了哦!”
“好暗……”
“两点了啊,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便秘了吧?”
“……好可怜的样子?”
“被你这么说才可怜吧艾伦?”
“你好烦啊,滚去睡!”
“闭嘴,你个大傻!”
“康尼!帮我拉一下艾伦……”
“喂,住手吧!”
“啊,好累,我先睡了,你们慢慢玩。”
“马可!”
“睡吧睡吧……晚安。”
“好的。晚安,莱纳。”
“你这个愚蠢的撞树野猪!”
“你这个死蠢马脸大猴子!”
“阿明开灯,我要揍死他!”
…………
……
托马斯开始打呼,马可和康尼已经在自己床上睡好,让和艾伦还在打打闹闹,只有阿明发现,莱纳和那位忘记名字的天气预报君已经回来。
可他什么都没来得及说,成为今晚谈论的热点的那两位人高马大的男生,已经爬上上铺躺好并同盖上一张被子,黑暗中金发的某人似乎抬起头碰上天气预报君的脸——
像是在亲亲……?!
阿明立刻躺倒当做什么都没发现。
认真想想,这怎么都比“两个人都是女孩子”要容易接受的多吧……
大概。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