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释怀的随从猫

吃各种cp的 贝厨

【莱贝】104宿舍狂想曲

(五)薛定谔的三行情书

“所以说,这三行情书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头雾水的康尼趴在桌子上,手里花式转笔,脸下压着的作业本上空无一字。
今天语文老师布置的作业是三行情书。
“老师怎么会认为我们会写情书呢?”
“对啊,像康尼这种笨蛋连情书是什么也不知道吧?”
“吵死啦!”康尼摆出【我很不爽】的样子嚷嚷,“我们根本还是小孩子啊,难道让你就会写吗?”
让眉毛挑了挑,“我已经写好了哦!”
“诶???”
“怎么可能!”
艾伦用极度怀疑地眼神把让扫描了一遍,“那你就把作业本拿出来让大家看看,如何?”
“啊?我才不要。”
“果然是撒谎!”
“为、为什么我非得拿出来让你们看不可?”让尽力保持淡定,开始闪躲的眼神却出卖了他。
“我闻到了谎言的味道。”康尼说道。
“我感受到了骗人的气息。”托马斯接上。
“给我闭嘴你们两个!”让怒了,直接把手里作业本摔了出去,想不到这就直接甩到阿明脸上。
“好疼——疼!”阿明龇牙,当机立断快速打开作业本,在让反应过来前念道:

[你的黑发
如此美丽
这让我十分着迷]

“这、这是什么???”
“呜哇!好羞耻的感觉?”
“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噗噗噗,让你好恶心啊!”
“给我闭嘴!”
又羞又怒的让一把抢过作业本,把它压在屁股下面。开始自暴自弃,“这就是情书,你们这些臭小鬼是永远不会明白的!”脸还是红了。
托马斯揶揄道,“那你好棒棒哦?要不要给你点点赞?”
“要不要给你举高高?”这是康尼。
“那你呢托马斯,你连喜欢的人都没有吧!”
…………
让的一番话把刚才笑得最欢的托马斯镇住了。
(“居然真的让我说中了吗!”让内心充满波动,甚至想大笑特笑)
一脸绝望的托马斯向大家求助,但他却看到大家耻笑的脸色,最后还是串到隔壁铺马可那儿,直接勾住马可的脖子,大喊道:“我喜欢马可!”
“啊……谢谢你,”马可揉揉托马斯的头发,然后很抱歉地笑了笑,“你是个好人。”
“不——!”托马斯飞奔下床远离马可,在角落里背对众人瑟瑟发抖。“我我我什么都没听到,被发好人卡什么的……呜呜呜”
“好像很可怜的样子?”
“不用管他,就这样很好。”
…………
“对了,马可,”阿明问,“你写了什么内容呢?”
“啊,那我直接读给你们听吧★”
(大家:“马可超想念的样子啊”)
马可清了清嗓子,照着自己作业本念道:

[谢谢您
让万物充满无限生机
让世界充满美好和温暖]

“诶,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艾伦努力装作自己已经明白,“马可,写得真好……”
一边坐着的阿明附和道,“写得特别优美啊,马可,题目是太阳吗?”
马可点头,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要感谢太阳公公赐予的温暖,我是这样认为的。就以这份心情写下了。”
康尼一脸羡慕,“真好啊,我也想写出那么棒的情书。”
“那你得先有个喜欢的人吧?”让捉弄道,“莎夏怎么样?”
“啊?为什么是莎夏?”
“不然就选托马斯好了。”
“不!我选莎夏!”
这几乎是秒回答,语气坚定地像要为国捐躯。
缩在角落里的托马斯哆嗦得更厉害了。
艾伦似乎并不是很理解情书的意思,“必须找一个人作为情书的对象吗?”
阿明友好地拍拍艾伦肩膀,“写三笠怎样?你们是家人吧?”
“哈?这太难了,我还是选物吧。”
“呃……”
立马就放弃了是怎么回事?这样显得三笠更可怜了啊喂!
让努力忍耐想暴揍艾伦一顿的冲动。
“阿明,你已经写好了吗?”
“啊,是、是的。”
“咦,你干嘛脸红了?”
“诶,”阿明一愣,脸更红了,他别过头不让艾伦盯着他的脸看,“那个,不能给你看啦!”
“啊?为什么?”
“白痴,肯定是写给你的啊!”让吐槽道。
其实让也是随便乱说的,但看到阿明越来越红的脸时——
不会是,真的说中了吧??
艾伦向阿明伸手,用[苏打水果然比温开水好喝]的语气说道:“既然是写给我的,那阿明就给我看看吧!”
“不行!”阿明把作业本卷成一团塞进衣服里,“除非艾伦你和我交换!”
“啊?哦……”
“但那个,三行情书什么的到底要怎么写啊……”苦恼的艾伦叹气,“好难啊!”
“我倒是很好奇莱纳和贝特霍尔德他们会怎么写呢!”马可不知为何眼里藏着兴奋,“会不会是直接写给对方?”
“咦??”
托马斯突然从墙角自我解放,飞速跳到康尼床上坐好,然后摆出一副随时准备吐槽的表情。这让康尼自觉退离托马斯远一些。
“为什么会写给对方?”
“他们之前不是说了吗?[正在交往],所以是恋人了吧?”让托腮,“但老实说我对他们之间的三行情书并不期待啊。”
阿明脸上的红晕还没完全消散,说话时还迷之羞涩:“因为是恋人,所以才能写出直击心灵的情书吧?”
“恋人之间的三行情书啊,好想看呢。”
“是哦!”
“但他们是基佬哦,你们难道对基佬恋爱感兴趣吗?”
此话一出,除了让他自己以外,别人都貌似很感兴趣的样子。
喂喂,不是吧你们???
让觉得自己处于一个相当不妙的情形中。
马可扶了扶空气眼镜,首先发言:“我觉得自己可以试试,以他们名义而作的三行情书。”
等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自己身上时,马可才轻咳一声,念到:

[莱纳
请别再
模仿大猩猩了]

“噗…………”
大家一副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表情,憋笑憋得脸都红了,只有艾伦一脸问号。
“那我来模仿莱纳吧!”阿明也投入到“幻想莱贝三行情书”中:

[贝特
其实我模仿的
是托马斯]

“为什么是我!好过分啊!!!”
“哈哈哈哈哈哈!”
“对就是托马斯”
“简直太形象了”
“意外的萌啊托马斯,恭喜!”
“这样的赞美我可以拒绝吗!”
…………
……
交上作业的第二天,大家发现他们所有的三行情书都被贴到黑板墙上了。除了提前就知道答案的马可和让外,104宿舍的各位也是相当势均力敌。

【康尼】
[你的烤白薯
可以分给我
少的那一半吗]

【托马斯】
[我
一点也
不像猩猩吧]

【阿明】
[谢谢你们
让我找到
存在的意义]

【莱纳】
[守护你是我身为
一名战士的
责任]

【贝特霍尔德】
[我愿意
永远陪伴在
你的身侧]

【艾伦】
[太阳公公
真是
美好啊]

end

(虽然标题写着【莱贝】,但他们两一点出场机会都没有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hhh)

记梗

名字都想好了,叫青春期。
13岁的少年山奥组
现代学院
对性知识还在萌芽阶段,容易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例如一起洗澡的时候对器官发育情况不同而感到好奇的试探,伸手,记忆里某位大哥哥曾经的发言。
帮助玩弄时对正常生理现象产生不安和恐惧。
诡异的快感。
但停不下来。
“要死掉了吗”
结束后找大哥哥,被说“已经不是小男孩了。”
这样一来更加肆无忌惮了。
结束。

[有谁想写吗]

【练习】调色盘.冷色系b

*同a
*略血腥注意

这是一场盛大的演出。

表演者与被表演者悉心准备的,无可挑剔的表演。
冷的刀,热的血。攻击者的锋利,被攻击者的软弱。无法躲避的冷漠与麻木,被迫献出的绝望与哀嚎。
血液滴滴答答地落地。
大家都静静地看着,其实内心早已刺激到心惊胆战。
被攻击者倒在地上,围绕在他身上的、四周深红的鲜红的血液在昏黄灯光下闪现着异样的光,亮得渗人。脸上也被血污完全覆盖,无法辨认出原来的样貌,只能从声音辨别出,那是昨天的倒霉蛋。
今天大概是要真的完蛋了吗。

“够、够了吧……”不知道是谁,在围观者中发出一丝声响“快住手吧……”
“对啊”
“太残忍了。”
但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攻击者只是淡淡地将视线放在他们身上,他们就立刻禁声了。
他转过头,手里的刀还在继续寻找新的伤口。
被攻击者的、疼痛扭曲到嘶哑的嚎叫再次响起,每一声都如同重锤般敲击着众人的心口。
[还没结束吗?]
[还要继续多久?]
他们根本没想到,平时沉默寡言的男子,居然会拿着刀像划开一块破布般划开人的身体。
[变态]
[怪物]

最后还是一位高大壮硕的男子出声了。“住手吧,这里已经被你弄得脏兮兮了。”他皱着眉,金黄的眸子藏着烦躁。
他讨厌毫无意义地鲜血直流,比起直接拳头交战,这些让腥臭液体带着尖锐而出的疼痛真是劣质得可以。
可惜了一个玩具。真恶心。
“你得改改你的坏习惯,贝特……”男子嫌恶地看着被血溅射的四周,说道,“这不是你的猎食场地——“
“他是我的。”从攻击者嘴里说出的话没有一丝沉重,只是理所当然把猎物好好划入自己的区域。
“但你在这里干这种事……”
“我会好好清理的。”
“不是说这个——啧!啊啊好吧,那你就拿去吧,跟你说话浪费时间,真是个疯子。走吧。”
接着,壮硕男子带领观众们散席,这一场演出算是简单地落幕了。

[结束了啊]
“哈啊……”早已嘶哑到快要出血的嗓子像一破损的鼓风机,呼个半天都无法正常说半句话。
头好晕,刚才的情节还在脑内嗡嗡作响,他想起贝特动手时没有一丝亮光的眼睛,总觉得自己差点就要死了。
他尽力让身体不再因为残余的恐惧而颤抖。
休息了好一会儿后,让努力咽了下口水,这终于有所回报,“贝——贝特……”
“……”
攻击者的呆滞引起让的不满。
“贝特霍——!咳咳咳……”
“……对不起。”
同样被血液溅射到污秽不堪的贝特霍尔德总算回过神来,快步走向角落里散落的破箱子里拿出昨天的铁托盘。那上面的医用镊子昨天有好好清洗,洗的发亮。
今天新带的棉球是没有用过的,五包。想得到更多已经不太可能了,包扎的纱布也只有一捆,碘伏还有一瓶,省点用吧。
贝特霍尔德深吸一口气,拿起镊子。
工作还有很多,必须冷静。
但他还是被那些伤口刺痛了眼。
最近是不是有个新词叫“辣眼睛”来着?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
“对不起,可能有些痛。”
“不,不要说对不……起。”幸好不是酒精啊,让想。

虽然看起来浑身是血,但其实只割了浅浅的一层皮,主要的大动脉和静脉都尽量避开了,即使这样,疼痛也在所难免。
棉花球轻轻地扫着伤口——诡异的,痛得发痒的伤口。贝特很小心,他眼帘低垂着,让看不见他的神情,甚至连对方的呼吸也似乎感受不到,太静了。
“我说,只要这样就可以了吧?不会再……”让想笑,但却笑不出来,嘴角还没有完全好,现在只搞得自己一副欲哭无泪的傻样。
“嗯……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了,这又不是你强迫我的。”
“但很痛吧?”
“痛啊,当然痛了!嘶——!”
“不要乱动,让。”
“可恶……”

受了那么多罪啊,这是最后一次了吗?但愿如此啊。
让闭上眼睛。
还是会出现被贝特霍尔德无情伤害的画面。
无声的,充满杀意的——
单纯的发泄。
还有复杂到无法用形容词来表达的表情。
胸口心脏还在砰砰直跳,让眯缝着眼,好好瞧瞧眼前的男子。
“刚刚的[表演],你是在享受吗?”
贝特手中镊子停住了,他抬起头,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滴。
他神情里有那么一瞬地挣扎,但很快就恢复平静。
“坏习惯了。”
看来不愿意透露更多。
“放心吧。不会再伤害你的。”

“……”
让张着嘴巴,有什么想说出来,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他看见贝特霍尔德微微笑了笑,好似在说:“我保证。”
[保证你在我的保护下安全无恙],是吧?
然后那些实实在在的伤口就是代价,被温柔包裹起来,然后被语言欺骗了疼痛。
精心呵护着的伤口啊。

“我总觉得会被你拉着一起下地狱啊?”让盯着手臂上的蝴蝶结,小小的居然有点可爱。
“大概吧。”贝特霍尔德收拾好所有器具,把脏污的棉球扔进准备好的塑料袋里,扎好。
他抬起手,想用衣袖把让额头上一块血污擦掉——不行,已经干了,擦不掉了。
怎么办才好呢?
好烦哦。
“你害怕吗?”
“想逃走?”
贝特霍尔德直勾勾地盯着让,眼眸里似乎隐藏着太多复杂的情愫。他低下头,视线游移却目标坚定,像是要从对方的表情上寻找出破绽,只要一有不对就会被其撕咬吞食。
赤裸裸的兽欲。恐怖到令人发指。
[惹上了最不应该惹的人啊,真是糟糕透顶。]
让总觉得脊背发凉。
“我……没有……”想鼓起勇气,声音却虚得厉害。
精神极度紧张的他,忍不住瑟瑟发抖,冷汗直冒。
才刚受了那么一场罪,他已经很怕了。只想好好做人。
幸好这场单方面的对峙并没有持续太久,贝特霍尔德很快恢复平时的表情。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让,想太多了。”
“…………好吧。”
不,其实我并不这么认为。
但我还是要谢谢你,有个人陪着下地狱也不算什么坏事。

tbc
(等修)

和大家一起玩真的是太开心太开心了

怡喵:

啊……终于画完了qwq 怀疑自己不会画画……
就是那个来自@阿勃YUZ.  和@无法释怀的随从猫 的贝贝椅的梗……
P1是阿勃的贝贝兔和莱纳猫hh
分镜什么的 不存在的……都是格子qwq

【莱贝】104宿舍狂想曲(四)

(四)意料外的答案

又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104宿舍像往常一样,大家都在熟睡,除了康尼。
他睡不着,因为平时睡觉必定打呼的托马斯今晚居然没打呼,这太反常了。
“喂,你睡了吗?”
“……还没有。”
“唔哇!”
托马斯从上铺串到下铺康尼床上,速度之快叫人怀疑这家伙其实被蜘蛛侠附体。
“其实,我发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
“嗯?什么事”隔壁床的马可从隔壁上铺探头。
“诶,你也没睡吗?”
“不,我是被你动作惊醒的。”
马可下铺的让也坐了起来,似乎因为被吵醒不爽,声音低沉得可怕,“如果你不好好解释的话就死定了托马斯。”

这几个人在月色下挤在下铺床上。
托马斯咽了一口口水,煞有介事地说道“我发现,莱纳和贝特霍尔德又出去了。”
他指着对面的床铺,果然空无一人。
“托马斯你也太无聊了吧!”
“又是上厕所?”
“一起去尿尿吗?”
“为什么非得是尿尿啊?”
“难道是开大?”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但是你们上厕所会叫上同伴吗?”
康尼的话让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确实啊,”马可曲着腿身体靠着墙壁,他点点头,“有什么原因会让两个男生一起上厕所?”
“怕黑吗?”
“怕黑……你指的是192cm的贝特霍尔德?还是壮得像大猩猩的莱纳?”让单手托着下巴,背对着月光都能感受到他此刻对托马斯推理的无情鄙视。
“唔……”

“等下啊各位,我们是不是把重点搞错了?”阿明不知何时串到让的床上,说“他们肯定是做一些不能让我们发现的事情才会在夜晚偷偷出去吧,好好想想,为什么他们非得晚上出去?”
马可揉揉阿明的头,“阿明说的很有道理。”
“阿明什么时候过来的?”
“不知道耶。”
康尼直接把阿明上铺的艾伦也拽了下来。
“住手,康尼你这个笨蛋!喂让!我衣服被你扯坏了!”艾伦还想回去继续睡,被让拉着一起蹲坐在阿明身边,“想睡?没门!”
马可揉揉艾伦的头,说道:“明天训练时和我对战吧,我给你放水,艾伦。”
“哈啊?”头发乱糟糟的艾伦一脸问号。

阿明拿来手电筒,打开后照着让的方向,积极为让打光。
“回归正题吧,同志们,现在的情况是,莱纳和贝特霍尔德半夜悄悄溜出宿舍,那么他们到底在密谋着什么?”
“让,用密谋这个词会不会太夸张?”
“对啊,我觉得他们应该只是去约个会。”
众人齐齐看向一脸单纯的托马斯。
“你很有想法啊托马斯。”
“其实你就是个gay吧???”
“好恐怖啊这个人,我要去兵长那里告发你!”
“喂喂喂,住口啦艾伦,告发什么的,根本没必要哦?”托马斯冲上去拉住艾伦,“不是约会,他们不是约会!“他可怜兮兮的说道”这样可以吗?”
“所以你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嘛!”
“这是污蔑吧,污蔑!”
“别说的那么难听啊让!”
“你居然想污蔑同伴?太可恶了我要告发你!”
“住手啦艾伦,我错了!真的错了!”
“别欺负托马斯了,他要哭了哦!”马可揉揉托马斯的头,托马斯顺势抱着马可嘤嘤哭。

“所以说,那两个家伙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例如莱纳是女孩子……”
“给我闭嘴托马斯!这个梗已经被你玩坏了!”
让一脚把缩在马可怀里的托马斯踹开,马可揉揉让的头,“还是往靠谱一点的地方想想吧,”他把让的头发揉的乱糟糟,“例如他们只是去了约会。”
“啊,是这样吗?”
“想想好像有点道理。”
“是哦。”
托马斯在地上打滚:“这一点都不公平!对我太无情了你们!”
“因为托马斯一点也不可靠啊!”
“托马斯是个笨蛋没错!”

“嗯?你们在聊什么?”
“刚聊到莱纳和贝特霍尔德去约……”
咦?等等??
不知道何时已经回来的两位当事人着实把众人吓了一大跳,大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只有马可淡定地打了个招呼,托马斯哆哆嗦嗦地从地板上转移阵地,直到把自己缩进艾伦怀里。
“康尼,你没把话说清楚的话,今晚可能就得扫厕所了哦!”莱纳今晚的微笑特别微危险。
[为什么又是厕所]康尼扯着嘴角露出僵硬的笑容“我、我是说,你们去约、约约瑟湖看风景……”
约瑟湖是什么鬼??众人内心吐槽。
“没有那么远,只是在汉森桥那边走走。”
汉森桥又是什么鬼???不是脑洞吗?居然真的存在吗?为什么说的像真的一样啊?
众人更糊涂了。

“好、好了,”阿明也是出了一身冷汗,“莱纳和贝特霍尔德已经很累了吧,还是好好休息比较好哦。”
“对啊,去睡吧!”
“我们也要睡了。”
“托马斯,你什么时候串我这里来的?快滚!”
“唔,艾伦太残忍了……”
“咦,我头发怎么像个鸡窝似的?”
…………
……
“莱纳,下次我们还是别出去了吧?”
贝特霍尔德故意压低声音,他脸上还有一点红。“被发现了的话就麻烦了。”
“但我们只是去约会而已啊?”
正准备睡觉的众人全部被莱纳光明正大的话震住,灯光师阿明把手里的手电摔了出去,掉在地上发出“当当”声。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现在气氛一度凝结。
“……喂,莱纳,你刚才说什么?”艾伦皱着眉头,“你们……约会?”
“对啊,我和贝特霍尔德在交往,你们都知道的吧?”
我们?!我们不知道啊!!!?
“莱、莱纳!”贝特霍尔德惊讶地拉住莱纳的手臂,“你别……”
话没说完就被马可一脸震惊地打断了,“莱纳?和贝特霍尔德在交往……?你们什么时候?”
“莱纳你们果然是gay啊!”
“啊?难道你们都不知道吗?”
莱纳表情比他们还震惊。
贝特霍尔德一脸“想立刻消失”。
“不知道啊大哥!你从来没说过好吗?”
“啊?我、我没说过吗?”
“你不要一脸[我其实就是失忆了]的表情好吗?”
“我就说!”托马斯奋起,“他们晚上就是去约会!我说对了吧!”
艾伦还是一脸不敢置信。
让简直想把到处乱串的托马斯扔出去在地上翻滚旋转五圈半。
“好羡慕啊,约会什么的……”
“康尼,你清醒一点?”
“我不应该跟着你们疯的,我要睡觉,睡觉!”
让立马盖好被子“晚安。”
阿明回收手电筒,为艾伦打光。
“放心吧莱纳,我不会去告发你们的。”
“呃,那就……谢谢了。”
…………
……
但为什么最后整个104期同学们都知道了啊???
不过终于能光明正大地约会了呢,恭喜啊。

end

【练习】调色盘.冷色系a

*抖s的放任自我,练习用。
*贝让注意!
*超级ooc注意!
*有虐注意!
*我只是想这么写而已。

敏感,易怒。
这用来形容现在的让·基尔希斯坦应该是相当符合了,如果允许的话,请加多一个:
狂妄。
不知轻重地挑衅理所当然只会换来更加不知轻重的惨痛和屈辱,被打倒在地的让浑身颤抖,腹部遭受的打击带来翻江倒海般眩晕。但此刻只想要靠手臂的力量撑起身体的他,多努力却也是徒劳。
手臂上的伤并不只是流血那么简单,剧烈疼痛告诉他现在已经暂时失去手臂的控制权。而他知道这一点。
“可恶——”
心理的疼痛比伤口还要严重,他不敢抬起头让别人的眼光将他扫视,那些赤裸裸的蔑视会将他完全打入地狱,又或许现在就是地狱。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哪怕只是说一句“这样不好吧?”像看戏一样,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啊啊,我是活该,是吗?]
让趴在地上,鼻血流下来湿润了嘴唇,他张开嘴巴呼吸的时候,尝到血液腥甜的味道。
这让他觉得隐隐作呕。
“走吧,好恶心。”
“嗯。”
脚步声渐渐远离,直至完全消失。

真是,耻辱啊——
这就是我的人生吗?
被人凶狠地打翻在地,肉体和尊严都荡然无存。
似乎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自己,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是伤。
他闭上眼睛,用勉强还可以活动的右手捂住眼睛。没有液体能从眼睛流出。
即使现在的自己……被扔下的,脏兮兮的自己啊,真的——
像垃圾一样。

“你还好吗?”
突然响起的声音把让吓了一跳,他下意识怯缩着身体,声音又惊又怕:“谁?!”
“我是贝特霍尔德·胡佛。”
“我,我并不认识你。”
“那就现在开始认识吧。”年轻的男子蹲下身,手里拿着像是托盘一样的器具。
“不……”
“别说话。”
被打断的让傻傻地张着嘴巴,他没有搞懂状况,只觉得眼前那个开始低头为他清理伤口的家伙表情有些恐怖。
让身上外伤其实并不多,在擦过几次消毒水后,贝特霍尔德将让的左手抬起,那支手臂已经脱臼变形了。然后他做出非常标准的接骨动作。
“让,忍着点。”
“嘶啊——”
“对不起,这是会有些疼。”
左手手臂骨发出“嘎达”的声音,让只觉得剧烈一痛后,似乎手臂已经恢复到正常的位置了。
虽然左手还不能抬起来。

清理好身上的所有伤口后,贝特霍尔德将让的头枕在自己大腿上,开始清理脸上的血迹和鼻腔止血。
“……”
虽然有些尴尬,但让还是忍不住将视线放在贝特霍尔德脸上。
很普通很标准的本地人长相,放到人群应该是毫不起眼的那种,但眼睛很有神,被那双眼睛盯着的话总感觉浑身发毛。
而且下手迅速,动作熟练,一声不响埋头苦干,这类型的男人真是锋利到可怕的程度。
鼻腔被棉球压着有些难受,血好像已经止住了,贝特霍尔德把头放得更低,眼睛盯着鼻腔内部。
太近了吧?让心想,头再低一点嘴唇就碰到了。
对方把止血棉花从鼻腔取出,确认出血完全停止,这才抬起头。
“好了。”
“为什么……”
“嗯?”
贝特霍尔德放下装着棉花和夹子的托盘,他的眼睛正看向这边。让立刻转移视线。
他很想问问那个叫贝特霍尔德的家伙,为什么刚才不站出来,现在却……
但还是别问吧,图什么呢,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
在你接受对方帮助时就已经处于应该低眉顺眼好好感谢地位置了啊!
“谢……谢谢你了啊。”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刚才一脸锐利的男子,很自然地笑了笑。
“不,这并不算什么。”他迟疑了,又补充道“我当时没有站出来,是因为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对,对啊!”让僵硬地扯着嘴角,伤口有些发痛“说不定会连你也一起揍……”
贝特霍尔德将让扶起站好,眼睛搜寻着或许会遗漏掉的伤口。尔后,他抬起头,回答道:“并不是这样,不只是这样……”他看着让,神情平静。
“如果我站出来,你会被揍得更惨。相信我,这并不是不能对你说,但并没有把你也拉进去的理由。”
“这……我恐怕……”
完全无法理解。
让努力搜刮着词语,在他尝试组织语言前被贝特霍尔德打断:“不用想太多。”
“好,好吧。”
“你一直是一个人,对吗?”
“…………”
昏黄的光线斜斜地投进破旧的小屋内,让背对着光,脸色灰暗的他低垂着眼帘,无法把视线从地板上污秽的血迹上移开。
刚才他就是如此恶心地躺倒在地,没有尊严的,任人踩踏,任人唾弃。
牙齿想咬得嘎哒做响,发泄的声音想直接叫烂喉咙,把失望绝望愤怒悲伤一起尽情毁灭,但最后却只是,将所有好的坏的需要的不需要的都完全嚼碎咽进肚子里。
让终于张开了嘴唇,红艳却又惨白的嘴唇。
红艳却又惨白的笑。
“对啊,没错,一直都是,一个人啊。”

tbc

(估计有bug以后会改)

【山奥组】脑洞二十五题(修改版)


*山奥组,有贝莱成分注意!
*ooc注意
*有黑贝特,r16注意!

*我修改了!修改了各位!已经变得没那么ooc了!快来夸我呀←✘)

1.艾叶
[莱纳,你在烧什么?]
[艾叶,听说可以驱蚊。]
贝特霍尔德闻言点头,[诶,你想的真周到啊,这样我们做的时候就不会被咬到了,嘿嘿!]
[不,不是——]
莱纳看了一眼傻笑贝特,没有犹豫地、潇洒地把所有艾叶都扔进火炉里。
[好吧,你说的对。]

2.被子
莱纳和贝特霍尔德做的时候总会把被子踹下床。
有枕头就够了啊。

3.晨勃
贝特霍尔德经常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被莱纳咬醒,然后不可描述。
…………
咦,我打的是“咬醒”而不是“摇醒”吗?

4.抖s
[把屁股抬起来,对,抬高一些——]
[啊!!好疼疼疼……!]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莱纳]
[没、不对啊!……嘶]
[被蜡烛烫红的屁股真是够淫荡啊,你在享受吗?居然还勃起了。我真应该拿个镜子让你看看自己屁股扭来扭去的蠢样。]
[贝特……够、够了……]
[呵,口是心非的家伙。]

5.噩梦
[……贝贝贝特霍尔德胡佛!]
[我在,怎么啦莱纳?]
贝特安抚着从梦中惊醒的莱纳。
[你要是敢对我做那些事情——]
[我?我在你梦里做了什么事情吗?对不起啊!]
莱纳没有回答,只是脸红的要命。

6.发际线
[我觉得我的发际线在往后移。]
[别担心,莱纳,就算你发际线消失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那真是多谢你了啊。]

7.歌手
[莱纳,我们的唱片发售了!]
[这真是个好消息。]
听歌中——
[莱纳,你的独白是怎么回事,让人听了超脸红心跳诶!]
[……只是想着你念的,贝特]
【进击山奥组角色歌:Alternative Drive】

8.喝彩
[我想说贝特,]莱纳一本正经[你唱的真棒,出乎意料的棒。]
[还有呢?]贝特霍尔德在期待。
[不愧是我男朋友啊。]
[嘿w]

9.奖励
[我输了。]
[啊啊,赢你一次不容易呢,贝特。]
[那么胜利者莱纳,请来惩罚我吧?]
莱纳笑了笑,脸上难得露出嚣张气势。
他拉开裤链。
[吸吧。]

10.惊喜
[生日快乐,贝特!]
[莱、莱纳?!!]
贝特霍尔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看到穿裸体围裙的莱纳。

11.捆绑
但莱纳没想到的是,贝特霍尔德在要了第一次之后,居然从工具箱里掏出了绳子。
[你想干嘛,贝特?]
[可以吗,莱纳,今天我生日,是吧?]
说着恐怖的话,对上的却是一脸无辜的表情。
[拜托了——]
真是要命啊。

12.累啊
[……真是糟糕透了。]
[很抱歉,莱纳。]
[我累了,贝特,让我睡一会吧……]
………………
[贝特,你给我住手!嘿,我真的累了!]
[我……只是想帮你按摩,不会乱来的。]
他的手稍微用力的地方正是需要安抚,莱纳闭上眼睛,呼出一口浊气。
他感觉脸上被亲了一下。
他听到很轻的一句“对不起”,柔软地像棉花一样。

13.猫
睡着的莱纳脸色还是很疲惫,贝特霍尔德开始检讨自己的无理。
他应该更关心莱纳的感受而不是自把自为。
这个像大猫一样的男人,帅气又可靠,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欺负他呢?
【好好爱他吧。】贝特霍尔德对自己说。
【好好爱他。】

14.恼怒
[贝特霍尔德!谁允许你把我收藏的赫里斯塔的照片扔了的?]

15.哦
贝特霍尔德把自己的照片送到莱纳面前。
[那个,其实我也挺好看的不是吗?这些都送给你了。]脸好像有点红。
[哦……]

16.屁股
[拍——!]
[嘿,你在干嘛贝特!?]
[我在打蚊子哦。]
[……坦诚一点?]
贝特霍尔德微微偏过头。
[莱纳屁股手感超正。]
你的羞耻感呢贝特霍尔德?红着脸说这些话真的没问题吗?

17.亲亲
很喜欢趁莱纳不注意的时候偷吻他。
一脸惊讶又无奈的表情不是非常可爱吗?
深吻时用舌头进攻上颚的话,他还会发出微妙的声音,因为太喜欢这种感觉而被他紧紧抱住,无论是口腔还是舌头,完全被占有被吸吮的他,从炙热的身体中无时无刻告诉我他对我的需要,对我那样说“请享用我吧!”
这简直是要让人把持不住啊……
                                     ——贝特霍尔德的日记

18.忍耐
[莱纳……]
[嗯。说吧?]
[莱纳,要做吗?现在?就在这!]
[……]莱纳停下敲键盘的手。
[注意形象,贝特霍尔德,这可是在公司。]
[我说的是这个月中要交的计划表。]
对上的是某人恶作剧成功的傻笑脸。
…………
忍耐,莱纳!这里是公司。
被别人看见我揍贝特的话会很麻烦的。

19.手指
[嘶——]
[你还好吗莱纳?]
[鱼刺……]他张开嘴巴,尝试把戳进牙龈的的刺拔出来,但效果不佳。
[诶,别乱动它比较好。让我来吧?]
征得对方同意后,贝特霍尔德将洗过的手指伸入莱纳口腔,摸索寻找鱼刺,似乎是不小心用指甲刮到肉,莱纳发出“唔嗯”的声音。
[这可不妙啊。]他深吸一口气,用中指尖压住不安分的舌头,食指拇指尖从深处牙龈肉稳稳地夹住鱼刺,然后尽量轻地取出。
[哈啊、哈啊……]嘴巴持续张开太久,留着口水的莱纳用舌头去舔舐口腔还存刺痛的地方。
但他根本不理解拔掉鱼刺后的贝特,在帮他擦干净口水后为何会再次把手指伸进他嘴里搅拌。
贝特霍尔德的表情简直糟透了。

【作者注:玩手指play记得先洗手】

20.天气预报
[快来帮我一起晾衣服。]
[莱纳,今天电视天气预报可是阴天哦。]
[我昨晚用你睡姿做了天气预报,今天晴天。]

21.露出
莱纳似乎最近变瘦了。
最大的改变是,衣服开始往下滑,露出半个肩膀,挺养眼是不是?
裤子滑下露出内裤什么的,看见臀部在内裤包裹下的轮廓什么的……
要求揉一揉也偶尔被允许。
贝特霍尔德简直不能更幸福了。
不过现实是,贝特因为担心莱纳身体状况所以很快就让莱纳在饮食上补了回来。

22.妄想
[其实,我希望莱纳更主动地需求我,不管是床上、卫生间、阳台还是——]
脸红得像西红柿的贝特霍尔德,把脸埋进自己手掌,连偷偷看一眼都觉得非常害羞。
[停止你的妄想,贝特。]
除非你能看着我把话说完。

23.笑颜
[莱纳,笑一下,我想画你。]
[……这样么?]
…………
在心跳加速的状态下似乎很难集中精神画画,贝特霍尔德心想。

24.椅子
[想把你放上100米高的椅子上。]
[嗯?为什么?]
[那样谁也得不到你,就算是我也不行。]
[不,贝特,你例外。]

25.珍宝
[看,最新评论出来了。“幼年时期可爱的莱纳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珍宝”。]
[哈哈,这未免太夸张。]
[对啊,他们大概是没亲眼见过成年时期英俊的莱纳吧?]
[……]
[莱、莱纳!请不要看着我,现在、超级害羞……]
你才是珍宝吧我的贝特。

end

贝贝椅(标题废)

*梗来自 @阿勃YUZ.
*那张贝特霍尔德坐在高高的椅子上的图我不知道要怎样弄到文里呢
*[贝贝坐在高高的椅子上面,听莱纳讲,那挣扎的事情]

这是个奇怪的画面。

身高192厘米的小孩贝特霍尔德胡佛,坐在一张很高很高的椅子上面。
起码有100m呢,他心想,反正也差不多。
他坐在上面太久了,似乎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久到他都已经忘记他是如何发挥特异功能坐上这个椅子,久到他看厌了椅背上的花纹,久到他把手里的信完全能背下来……
嘛,反正也是打发时间,为什么就不能有意思一点呢?
他试着去够离他最近的柜子,可惜只是看起来近而已,如果想伸手去抓住上面的本子,会摔下去吧?

“喂!”
贝特霍尔德产生了有人在叫他的错觉。
“你不下来吗?”
这次声音更大了,传到贝特霍尔德耳中时有些含糊不清,但他听懂了。
“我下不来,这太高了!”
“其实并不怎么高。”
“很高啊,有100米呢。”
“……你……”
声音太小了,贝特霍尔德听不清,他很小心地把身体移出来一点点,“你,你说什么?”
他有些紧张,双手用力抓住椅子手托,害怕掉下去。
“再努力些吧,你可以探出头,那么你就能看到我了。”
“我不能!我会掉下去的!”
“你可以的,加油试试!”
“…………”

我真的可以吗?或许我会在探出头的一瞬间掉下高椅粉身碎骨,或许不会——
“喂,你有办法让我安全吗?”贝特霍尔德大喊道“我做不到一个人去冒险!”
不一会儿,就传来那个人的声音,铿锵有力,“放心吧,我就在下面,如果你掉下来,可以压在我身上!”
“那样的话,我会把你压死的!”
“那你就试试看啊,如果你觉得你能把我压死的话。”
…………
……
贝特霍尔德没想好该怎么回答,他沉默着,却突然什么都不怕了。
终于,他探出身体,视线往下。
他看到了金头发的男孩子,男孩子也在看着他。
“我的名字叫莱纳,”男孩子笑了,眼睛亮亮的。他举起双臂,像是要抱住贝特霍尔德一样。“下来吧,我接着你!”
椅子似乎并没有100米,甚至50米都不到,贝特霍尔德心想,或许不会把那个叫莱纳的家伙压死。
“快下来,我的手要酸啦!”
“嗯……那你一定要接住我!”
“我答应你!”

一阵风飘过。
贝特霍尔德睁开眼睛。
“我接住你啦!”

END

送给 @阿勃YUZ. 结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