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释怀的随从猫

吃各种cp的 贝厨

【莱贝】104宿舍狂想曲

(五)薛定谔的三行情书

“所以说,这三行情书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头雾水的康尼趴在桌子上,手里花式转笔,脸下压着的作业本上空无一字。
今天语文老师布置的作业是三行情书。
“老师怎么会认为我们会写情书呢?”
“对啊,像康尼这种笨蛋连情书是什么也不知道吧?”
“吵死啦!”康尼摆出【我很不爽】的样子嚷嚷,“我们根本还是小孩子啊,难道让你就会写吗?”
让眉毛挑了挑,“我已经写好了哦!”
“诶???”
“怎么可能!”
艾伦用极度怀疑地眼神把让扫描了一遍,“那你就把作业本拿出来让大家看看,如何?”
“啊?我才不要。”
“果然是撒谎!”
“为、为什么我非得拿出来让你们看不可?”让尽力保持淡定,开始闪躲的眼神却出卖了他。
“我闻到了谎言的味道。”康尼说道。
“我感受到了骗人的气息。”托马斯接上。
“给我闭嘴你们两个!”让怒了,直接把手里作业本摔了出去,想不到这就直接甩到阿明脸上。
“好疼——疼!”阿明龇牙,当机立断快速打开作业本,在让反应过来前念道:

[你的黑发
如此美丽
这让我十分着迷]

“这、这是什么???”
“呜哇!好羞耻的感觉?”
“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噗噗噗,让你好恶心啊!”
“给我闭嘴!”
又羞又怒的让一把抢过作业本,把它压在屁股下面。开始自暴自弃,“这就是情书,你们这些臭小鬼是永远不会明白的!”脸还是红了。
托马斯揶揄道,“那你好棒棒哦?要不要给你点点赞?”
“要不要给你举高高?”这是康尼。
“那你呢托马斯,你连喜欢的人都没有吧!”
…………
让的一番话把刚才笑得最欢的托马斯镇住了。
(“居然真的让我说中了吗!”让内心充满波动,甚至想大笑特笑)
一脸绝望的托马斯向大家求助,但他却看到大家耻笑的脸色,最后还是串到隔壁铺马可那儿,直接勾住马可的脖子,大喊道:“我喜欢马可!”
“啊……谢谢你,”马可揉揉托马斯的头发,然后很抱歉地笑了笑,“你是个好人。”
“不——!”托马斯飞奔下床远离马可,在角落里背对众人瑟瑟发抖。“我我我什么都没听到,被发好人卡什么的……呜呜呜”
“好像很可怜的样子?”
“不用管他,就这样很好。”
…………
“对了,马可,”阿明问,“你写了什么内容呢?”
“啊,那我直接读给你们听吧★”
(大家:“马可超想念的样子啊”)
马可清了清嗓子,照着自己作业本念道:

[谢谢您
让万物充满无限生机
让世界充满美好和温暖]

“诶,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艾伦努力装作自己已经明白,“马可,写得真好……”
一边坐着的阿明附和道,“写得特别优美啊,马可,题目是太阳吗?”
马可点头,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要感谢太阳公公赐予的温暖,我是这样认为的。就以这份心情写下了。”
康尼一脸羡慕,“真好啊,我也想写出那么棒的情书。”
“那你得先有个喜欢的人吧?”让捉弄道,“莎夏怎么样?”
“啊?为什么是莎夏?”
“不然就选托马斯好了。”
“不!我选莎夏!”
这几乎是秒回答,语气坚定地像要为国捐躯。
缩在角落里的托马斯哆嗦得更厉害了。
艾伦似乎并不是很理解情书的意思,“必须找一个人作为情书的对象吗?”
阿明友好地拍拍艾伦肩膀,“写三笠怎样?你们是家人吧?”
“哈?这太难了,我还是选物吧。”
“呃……”
立马就放弃了是怎么回事?这样显得三笠更可怜了啊喂!
让努力忍耐想暴揍艾伦一顿的冲动。
“阿明,你已经写好了吗?”
“啊,是、是的。”
“咦,你干嘛脸红了?”
“诶,”阿明一愣,脸更红了,他别过头不让艾伦盯着他的脸看,“那个,不能给你看啦!”
“啊?为什么?”
“白痴,肯定是写给你的啊!”让吐槽道。
其实让也是随便乱说的,但看到阿明越来越红的脸时——
不会是,真的说中了吧??
艾伦向阿明伸手,用[苏打水果然比温开水好喝]的语气说道:“既然是写给我的,那阿明就给我看看吧!”
“不行!”阿明把作业本卷成一团塞进衣服里,“除非艾伦你和我交换!”
“啊?哦……”
“但那个,三行情书什么的到底要怎么写啊……”苦恼的艾伦叹气,“好难啊!”
“我倒是很好奇莱纳和贝特霍尔德他们会怎么写呢!”马可不知为何眼里藏着兴奋,“会不会是直接写给对方?”
“咦??”
托马斯突然从墙角自我解放,飞速跳到康尼床上坐好,然后摆出一副随时准备吐槽的表情。这让康尼自觉退离托马斯远一些。
“为什么会写给对方?”
“他们之前不是说了吗?[正在交往],所以是恋人了吧?”让托腮,“但老实说我对他们之间的三行情书并不期待啊。”
阿明脸上的红晕还没完全消散,说话时还迷之羞涩:“因为是恋人,所以才能写出直击心灵的情书吧?”
“恋人之间的三行情书啊,好想看呢。”
“是哦!”
“但他们是基佬哦,你们难道对基佬恋爱感兴趣吗?”
此话一出,除了让他自己以外,别人都貌似很感兴趣的样子。
喂喂,不是吧你们???
让觉得自己处于一个相当不妙的情形中。
马可扶了扶空气眼镜,首先发言:“我觉得自己可以试试,以他们名义而作的三行情书。”
等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自己身上时,马可才轻咳一声,念到:

[莱纳
请别再
模仿大猩猩了]

“噗…………”
大家一副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表情,憋笑憋得脸都红了,只有艾伦一脸问号。
“那我来模仿莱纳吧!”阿明也投入到“幻想莱贝三行情书”中:

[贝特
其实我模仿的
是托马斯]

“为什么是我!好过分啊!!!”
“哈哈哈哈哈哈!”
“对就是托马斯”
“简直太形象了”
“意外的萌啊托马斯,恭喜!”
“这样的赞美我可以拒绝吗!”
…………
……
交上作业的第二天,大家发现他们所有的三行情书都被贴到黑板墙上了。除了提前就知道答案的马可和让外,104宿舍的各位也是相当势均力敌。

【康尼】
[你的烤白薯
可以分给我
少的那一半吗]

【托马斯】
[我
一点也
不像猩猩吧]

【阿明】
[谢谢你们
让我找到
存在的意义]

【莱纳】
[守护你是我身为
一名战士的
责任]

【贝特霍尔德】
[我愿意
永远陪伴在
你的身侧]

【艾伦】
[太阳公公
真是
美好啊]

end

(虽然标题写着【莱贝】,但他们两一点出场机会都没有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hhh)

【莱贝】104宿舍狂想曲(四)

(四)意料外的答案

又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104宿舍像往常一样,大家都在熟睡,除了康尼。
他睡不着,因为平时睡觉必定打呼的托马斯今晚居然没打呼,这太反常了。
“喂,你睡了吗?”
“……还没有。”
“唔哇!”
托马斯从上铺串到下铺康尼床上,速度之快叫人怀疑这家伙其实被蜘蛛侠附体。
“其实,我发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
“嗯?什么事”隔壁床的马可从隔壁上铺探头。
“诶,你也没睡吗?”
“不,我是被你动作惊醒的。”
马可下铺的让也坐了起来,似乎因为被吵醒不爽,声音低沉得可怕,“如果你不好好解释的话就死定了托马斯。”

这几个人在月色下挤在下铺床上。
托马斯咽了一口口水,煞有介事地说道“我发现,莱纳和贝特霍尔德又出去了。”
他指着对面的床铺,果然空无一人。
“托马斯你也太无聊了吧!”
“又是上厕所?”
“一起去尿尿吗?”
“为什么非得是尿尿啊?”
“难道是开大?”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但是你们上厕所会叫上同伴吗?”
康尼的话让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确实啊,”马可曲着腿身体靠着墙壁,他点点头,“有什么原因会让两个男生一起上厕所?”
“怕黑吗?”
“怕黑……你指的是192cm的贝特霍尔德?还是壮得像大猩猩的莱纳?”让单手托着下巴,背对着月光都能感受到他此刻对托马斯推理的无情鄙视。
“唔……”

“等下啊各位,我们是不是把重点搞错了?”阿明不知何时串到让的床上,说“他们肯定是做一些不能让我们发现的事情才会在夜晚偷偷出去吧,好好想想,为什么他们非得晚上出去?”
马可揉揉阿明的头,“阿明说的很有道理。”
“阿明什么时候过来的?”
“不知道耶。”
康尼直接把阿明上铺的艾伦也拽了下来。
“住手,康尼你这个笨蛋!喂让!我衣服被你扯坏了!”艾伦还想回去继续睡,被让拉着一起蹲坐在阿明身边,“想睡?没门!”
马可揉揉艾伦的头,说道:“明天训练时和我对战吧,我给你放水,艾伦。”
“哈啊?”头发乱糟糟的艾伦一脸问号。

阿明拿来手电筒,打开后照着让的方向,积极为让打光。
“回归正题吧,同志们,现在的情况是,莱纳和贝特霍尔德半夜悄悄溜出宿舍,那么他们到底在密谋着什么?”
“让,用密谋这个词会不会太夸张?”
“对啊,我觉得他们应该只是去约个会。”
众人齐齐看向一脸单纯的托马斯。
“你很有想法啊托马斯。”
“其实你就是个gay吧???”
“好恐怖啊这个人,我要去兵长那里告发你!”
“喂喂喂,住口啦艾伦,告发什么的,根本没必要哦?”托马斯冲上去拉住艾伦,“不是约会,他们不是约会!“他可怜兮兮的说道”这样可以吗?”
“所以你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嘛!”
“这是污蔑吧,污蔑!”
“别说的那么难听啊让!”
“你居然想污蔑同伴?太可恶了我要告发你!”
“住手啦艾伦,我错了!真的错了!”
“别欺负托马斯了,他要哭了哦!”马可揉揉托马斯的头,托马斯顺势抱着马可嘤嘤哭。

“所以说,那两个家伙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例如莱纳是女孩子……”
“给我闭嘴托马斯!这个梗已经被你玩坏了!”
让一脚把缩在马可怀里的托马斯踹开,马可揉揉让的头,“还是往靠谱一点的地方想想吧,”他把让的头发揉的乱糟糟,“例如他们只是去了约会。”
“啊,是这样吗?”
“想想好像有点道理。”
“是哦。”
托马斯在地上打滚:“这一点都不公平!对我太无情了你们!”
“因为托马斯一点也不可靠啊!”
“托马斯是个笨蛋没错!”

“嗯?你们在聊什么?”
“刚聊到莱纳和贝特霍尔德去约……”
咦?等等??
不知道何时已经回来的两位当事人着实把众人吓了一大跳,大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只有马可淡定地打了个招呼,托马斯哆哆嗦嗦地从地板上转移阵地,直到把自己缩进艾伦怀里。
“康尼,你没把话说清楚的话,今晚可能就得扫厕所了哦!”莱纳今晚的微笑特别微危险。
[为什么又是厕所]康尼扯着嘴角露出僵硬的笑容“我、我是说,你们去约、约约瑟湖看风景……”
约瑟湖是什么鬼??众人内心吐槽。
“没有那么远,只是在汉森桥那边走走。”
汉森桥又是什么鬼???不是脑洞吗?居然真的存在吗?为什么说的像真的一样啊?
众人更糊涂了。

“好、好了,”阿明也是出了一身冷汗,“莱纳和贝特霍尔德已经很累了吧,还是好好休息比较好哦。”
“对啊,去睡吧!”
“我们也要睡了。”
“托马斯,你什么时候串我这里来的?快滚!”
“唔,艾伦太残忍了……”
“咦,我头发怎么像个鸡窝似的?”
…………
……
“莱纳,下次我们还是别出去了吧?”
贝特霍尔德故意压低声音,他脸上还有一点红。“被发现了的话就麻烦了。”
“但我们只是去约会而已啊?”
正准备睡觉的众人全部被莱纳光明正大的话震住,灯光师阿明把手里的手电摔了出去,掉在地上发出“当当”声。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现在气氛一度凝结。
“……喂,莱纳,你刚才说什么?”艾伦皱着眉头,“你们……约会?”
“对啊,我和贝特霍尔德在交往,你们都知道的吧?”
我们?!我们不知道啊!!!?
“莱、莱纳!”贝特霍尔德惊讶地拉住莱纳的手臂,“你别……”
话没说完就被马可一脸震惊地打断了,“莱纳?和贝特霍尔德在交往……?你们什么时候?”
“莱纳你们果然是gay啊!”
“啊?难道你们都不知道吗?”
莱纳表情比他们还震惊。
贝特霍尔德一脸“想立刻消失”。
“不知道啊大哥!你从来没说过好吗?”
“啊?我、我没说过吗?”
“你不要一脸[我其实就是失忆了]的表情好吗?”
“我就说!”托马斯奋起,“他们晚上就是去约会!我说对了吧!”
艾伦还是一脸不敢置信。
让简直想把到处乱串的托马斯扔出去在地上翻滚旋转五圈半。
“好羡慕啊,约会什么的……”
“康尼,你清醒一点?”
“我不应该跟着你们疯的,我要睡觉,睡觉!”
让立马盖好被子“晚安。”
阿明回收手电筒,为艾伦打光。
“放心吧莱纳,我不会去告发你们的。”
“呃,那就……谢谢了。”
…………
……
但为什么最后整个104期同学们都知道了啊???
不过终于能光明正大地约会了呢,恭喜啊。

end

微博那看到的一个梗,我稍微润色一下

「104期里有个屌很大的男同伴,今天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基本不报任何希望)对他说“能让我把手放进去摸一下吗?”,他说“你是不是训练太累了?可以呀」。然后就带着我来到厕所,不仅让我摸了一下,还按住我让我把脸埋在他下面,并一边摸我的头。太惊喜了。下午能全力训练了……(我)身为男生真好…

大家第一反应会想到谁呢(手动乖巧)


【莱贝】104宿舍狂想曲3

(三)脑浆炸裂也想不明白

夜幕降临。
让基尔希斯坦同学今晚洗了个头,不一样的清新自在让他走路都带着风,嘴里哼着自创的小曲儿,(自认为)很帅气地走进宿舍。
但没人为他欢呼,大家背对着他,围在桌子边小小声在讨论。
“喂,你们在干嘛呢?”其实让的声音也不大,但是却把一伙人吓得够呛。
“小声点,笨蛋!”艾伦当下就想给那位一点都不会看气氛的家伙一个暴锤,但今天带着风的让基尔希斯坦同学很敏捷避开了,顺便还勒住对方的脖子。
艾伦还被勒得脸都红了,也不知道是难受还是气的。
“好了让,别闹了。”
马可很细心的关上门,拍拍让的手臂,让差点没翻白眼的艾伦顺利逃脱。
“嘘!”康尼神神秘秘地指着台面上的一块布料说道:“我们发现了一条内裤!”
…………
……
“哈啊……?”让还有点懵,“谁的?”
“不知道啊!”阿明脸有点红,“所以我们在讨论。”
一条内裤,有什么有讨论的?今天大家都闲得发疯了?
让凑上去看清楚了些:“上面好像还有……草莓????”他把眼睛睁得更大了,努力辨认内裤上的图案,害怕被眼睛蒙骗了大脑。
红色小果子还带白色小点点,顶上还有点绿色的小叶子,整体上非常可爱。
草莓内裤?男性草莓内裤???
“谁谁谁……”目瞪口呆的让说话都不麻利了。“哪个男的会喜欢穿那么……那么*&……&*%”
“对啊,有草莓的内裤。”马可严肃地点点头,“我简直要怀疑,宿舍里有变态。”
莱纳从上铺溜下来参加讨论:“喜欢穿草莓内裤的男孩子,不是很可爱吗?”
大家都被莱纳的话吓傻了。
“哪里可爱了!”
“gay里gay气的!”
“就是你的吧变态!?(莱纳:并不是……)”
“只有女孩子才喜欢穿草莓内裤吧!”
“或许不是用来穿,而是收藏?”这是托马斯说的。
…………
……
好像更糟糕了啊???
不管是“喜欢穿草莓内裤的男人”还是“喜欢收藏女性内裤的男人”,这个宿舍都好可怕。
“别,先别开分支,我没存档我害怕……”满脸黑线的康尼弱弱地倒在阿明床上,看起来可怜极了。
还在懵圈的艾伦说了一句“或许内裤是女孩子她自己的呢?这个尺寸男人怎么穿得下……”他自己说完都觉得想抽自己嘴巴,太羞耻了。
托马斯听完大力拍了下大腿(“疼!”),声音忍不住大了些,“我就觉得是女孩子的,肯定是有女孩子藏在我们宿舍了!”
马可一头雾水,他觉得不太跟得上托马斯的脑洞,努力酝酿词句,“女孩子……在我们宿舍?内裤在这……那,那她现在岂不是没穿……!”
!!!!?
(众人:马可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马可:我控制不住我寄己啊)
康尼觉得自己快吓晕过去了。
“说不定那个女孩子还在我们宿舍呢……”
“闭嘴啦,康尼晕过去了!”
…………
……
谈论那么久,结论没出,几个大男生脸都快烫得冒烟了。
“然后我们现在啥也不做吗?”莱纳表情正常,内心大概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要不要把她找出来?”
“不!!!”他们好像都要哭了。
“其实,我觉得,我们宿舍里应该有人能穿下它……”让突然觉醒了侦探头脑,眼睛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对,没错,是女扮男装!”
大家一脸不敢置信。
“那,那会是谁?”
“是莱纳……?”(莱纳:喵喵喵?)
“闭嘴吧托马斯!”
“康尼,喂!你振作点?”
“这太可怕了,我想回家!”
马可扶额,“要说我们宿舍,能穿下……的话,就只有康尼和阿明了吧?”
不过康尼已经晕过去了——
于是大家只能残忍地将兔美酱般的视线移到阿明身上。
…………
……
阿明,就决定是你了!
“我???”阿明还没能接受现状,还在懵圈!
莱纳早已躲在上铺笑到腹肌炸裂。
最后,在大家扒阿明裤子的时候,贝特霍尔德及时出现阻止了(“如果阿明真的没有小OO的话怎么办?”),不过情况似乎变得更糟糕,大家看阿明的眼神变得微妙而羞涩,这居然也包括老乡艾伦,阿明心都碎了。
大概是某天晚上,阿明约大家一起去泡澡,似乎终于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可是宿舍那条草莓内裤的来源始终都是个迷。
或许有谁知道内幕吧。

END

梗1“内心大概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波动狗
梗2兔美酱的视线 ——动漫《日和》里面的角色,侦探,喜欢用夸张的视线盯着罪犯

这文我也觉得自己写着写着快控制不住寄几了ORZ

电视剧梗,演员全为实名,上一个比较悠闲的访谈节目,说说第二季六七集的感想什么的,

(例如)莱纳:说起来,导演在一开始就给我剧透了,说“哎莱纳,你是铠之巨人”,然后跟贝特霍尔德说“你是超大型巨人”当时贝特霍尔德的表情就跟电视里的一样www
艾伦:所以说你是本色出演吗贝特霍尔德?
三笠:“救命,我的队友要精分了,我该怎么办?”      ←这样的
阿明:wwwwww要疯了
贝特霍尔德:对啊!不过后来想想,这也是作者的厉害之处吧,能想到这样的剧情,原本默默无名的角色都变得丰满起来,真的是太优秀了
阿明:说起来,莱纳和贝特霍尔德是巨人这个秘密,其实所有人很早就知道啦,除了艾伦
莱纳:www
三笠:wwww
希斯特利亚:对的wwww
尤弥尔:别哭啊艾伦www
艾伦:那位时刻保持神秘感的导演还吩咐我“千万不要去看原著……绝对禁止!”
贝特霍尔德:所以艾伦也是本色出演啊www

(如果有谁能写出来那就太好了【手动乖巧】)

【莱贝】104宿舍狂想曲2

(二)说了你就能记住吗?

“所以说,天气预报君到底叫什么名字?”艾伦咬着笔杆,趁老师转过身的那会儿,悄悄把嘴藏在手掌背后,扭身向几位上课发呆的伙伴发问道,“你们都不知道吗?”
“你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啊?”让托腮,用嫌弃万分的眼神鞭挞着提问的八卦仔。
艾伦瞪他,“他是我们同学,想知道名字不是很正常吗!”
康尼倒是很感兴趣,咧着嘴嘻嘻笑,“我记得他名字可长了,像绕口令一样!”

原本在抄笔记的阿明也转过头来,“其实直接问莱纳就知道啦!”
“对啊,莱纳和他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好呢!”
不是一般的——好……
那,昨晚到底是不是真的,亲……
打住,打住!
阿明觉得不应该在这方面发散思考以免影响判断,“去问一下吧?莱纳会告诉我们的。”
“但这样不是很没有挑战性吗?”康尼伸出食指,在其他同学都没关注的视线之下,指了指坐下角认真听课的莱纳和天气预报君。“干嘛不直接问本人。”
“呃……”
他说得好有道理,大家都无法反驳。

马可犹豫了几秒,眼角偷偷瞄了瞄还在写题的老师,加入悄悄话“直接问的话,胡佛同学会很伤心吧,毕竟我们同班快半年了。”
“半年也没记住同班同学的名字,我们好过分啊!”阿明捂住良心。
“干脆投票选一个人去问吧!”托马斯头也不抬。
所以他还不知道,在他说完后的那几秒中,大家汇聚的视线早已经把合适人选投了出来。

“下午好。”
“下午好……请等一下!”
“呃,是有什么事吗?”
“今天轮到我们了。”
“什么?”
“值日。”
“哦……好的,是现在吗?”
“下午放学。”
“恩,我明白了。”
…………
……
“说起来,胡佛同学,你……”一双似乎能看穿真实与虚幻的眼睛,牢牢地注视着眼前高大挺拔的男子,用像是要挖掘什么大新闻般地语气问道: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来着?”
“哈啊???”原来你跟我聊了那么久都不知道我名字吗?
胡佛同学一脸受伤道:“我叫,贝特霍尔德。”
对方点点头,慢慢地重复一遍:“贝特霍呃……贝、贝特德……贝尔特……贝、贝……”
胡佛同学好心的重复了一遍:“贝特霍尔德……”
“呃呃,贝特霍撸撸……撸撸羞啊不对!”
越着急越是舌头打结脑内一片撸猫打滚。
“并没有撸啊,”默默流汗的胡佛同学更正。
“贝尔特霍……贝特霍特……贝尔……贝特……贝、贝、贝……”
托马斯,拜托你读准一些,胡佛同学快哭了啊!
藏在柱子后面的同伴们几乎想冲出来把那位满头汗水贝到奔溃的先锋战士就地掩埋,太丢人了,太尴尬了!

“贝特霍尔德,你在这里干什么?”
“诶,莱纳!”
金发壮汉莱纳布朗出现的时机太好,被解除危机的托马斯觉得身前的男子显得真不是一般的耀眼,虽然有人说过他和莱纳长得有点像,但莱纳身上给人的感觉很特别,就像在战场上经验丰富的战士,给人可靠的安全感。
贝特霍尔德也十分庆幸有人来打断那位用惊恐表情一遍又一遍念错自己名字的同学,虽然很抱歉但实在很吓人,能结束真是太好了。
“……?”莱纳视线在两人间来回移动,心想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太妙的事情,两人都是一副“得救了莱纳你真伟大”的表情。
不过对于“贝特霍尔德崇拜自己”这一事实,莱纳还是有些飘飘然,看来昨晚的战绩还是挺让对方满意的嘛!
“好了,下午体育课要准备运动器材,贝特霍尔德,你过来帮忙吧!”
“嗯!”
两人肩并着肩,默契十足的忽略了托马斯,越走越远。
…………
……
“呜哇!吓死我了……”
“莱纳什么时候来的,大家都没留意吗?”
“总觉得莱纳好帅啊!”
“得救了呢,托马斯。”
“不、不对啊……”
“嗯?”大家一脸疑惑地看着托马斯,他表情怪异的脸此刻看起来像恐怖片里发现真相的男主角。
“莱纳他……”托马斯像是要哭了,“他刚刚回头瞪了我一眼……”
“……哈啊?”
“那一眼实在太恐怖了以至于我忘掉了胡佛同学的名字!”
…………
……
你压根儿没记住过吧?
“散了吧,让,去帮帮莱纳他们。”
“恩,走吧。”
“托马斯好过分啊!”
“所以胡佛同学叫什么名字?”
“放心吧艾伦,我已经记在笔记本上啦!”
“好聪明,不愧是阿明!”
“喂,等等我!”
“胡佛同学太温柔了。”
“是啊,应该把托马斯揍一顿才对。”
“你们也太过分了啊!”
“说不定莱纳会替胡佛同学报仇哦~”
“马可!你别吓我!”
“哈哈哈!”

第二天,大家发现,传说中能预报天气的胡佛同学,衣服上绣上了大大的“贝特霍尔德”。终于能记住胡佛同学名字的托马斯很高兴,就算背后有来自某人不太善良的眼神攻击,也可以好好当做不知道了。

嘛,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局呢。

END

【莱贝】104宿舍狂想曲1

*无厘头搞笑类
*略OOC
*脑洞产物见谅
*CP莱贝,其他CP未定

(一)未触及的真实
夜已深。
104男生宿舍一如平时般安静,直到某人像诈尸般从床上弹起——
“时间到了,伙计们!”
压低的不知道为何透露出一丝丝兴奋的命令一发出,整个宿舍内原本睡着的男生如同被死灵法师下了咒,齐刷刷坐起身来。
“让,你太大声了!”艾伦下床坐到他下铺阿明身旁,在黑暗中估摸着让大概位置努力地瞪了一眼。
“啧,你好烦啊艾伦,难道是因为最近输得太惨,所以只能在口头上出出气嘛,嗯~?”
“你说什么?你这个笨蛋!”
“呵呵,我说的不对吗?”
“你们能不能安静些!”
“别吵了!”阿明打开了灯,柔和的灯光照在大家的脸上,艾伦也顺着瞪准确了些。
康尼跟着挤在阿明身边,“咦”一声指向对面床。“人呢?”
大家齐刷刷的盯着空无一人甚至连被子都不见的床,陷入了苦恼中。
艾伦抓头发道,“糟糕,这样就没办法预测天气了!”
“这,是让我们吓跑了吗?”让觉得很不可思议,那么大一只、天然的、用来作预测天气的家伙不见了!“我们要去找吗?”
“只是上厕所了而已吧?”马可坐到艾伦身边,理所当然地说道。
“对、对哦……”
“但是,他上厕所的话,为什么莱纳也不在了?”阿明指了指对面上铺,也是空的,这让大家实在尴尬。
托马斯弱弱地举手,“我只听说过,女孩子上厕所喜欢找个伴……”
“哈?但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啊?”
“突然好羡慕啊,可恶!”
“啊??”
托马斯被康尼和让瞪地莫名其妙,“我说错什么了吗?”然后旁边某人说了一句——
“可他不是男的么?”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艾伦被众人瞪得莫名奇妙,“看、看着我干嘛……”
康尼颤抖着声线,如同信号不好的收音机“难、难道……那家伙、那家伙是……女、女、女……”
“这不可能吧……”让张大的眼睛里还有一丝丝的熬夜的红色,配合他那又长又诡异的脸真是太吓人了,被注视的科尼惊出一身冷汗,躲在阿明身后。
“那家伙有一米九啊,一米九的女孩子吗?!”
“不,这怎么想也……”
“不能够吧?”
“呃……”
阿明双手挡住越来越近的让,完全无放弃般说了一句,“那那那难道跟他一起上厕所的莱纳也是女孩子吗!?”
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你给我闭嘴啊!”
“这也太恐怖了吧?我要做噩梦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陷入恐怖幻想的几人,大概永远也不想再回忆起,被女装莱纳打击的恐惧,和,与女装莱纳共住一个宿舍的耻辱——
“所以说——”马可敲了敲床沿引起大家注意,食指直对面床下铺,“他的全名叫什么来着?贝鲁特?”
“贝尔特尔”
“贝特胡佛”
“胡佛是他的姓吧!”
“贝特霍鲁尔”
“贝尔鲁霍特”
“贝尔格里尔斯”
“贝鲁鲁修特”
“贝……”
…………
……
想、想不起来了!
每个人的脑门上都很不科学地多了一滴汗。
“所以我们还是睡觉吧?”从某张床上铺传来托马斯似乎半睡半醒的呢喃,“已经很晚了……”
大家面面相觑。
“嗯、对哦!去睡吧,让!”
“托马斯那家伙什么时候串上床的?”
“喂!现在是凌晨两点了。”
“那我要关灯了哦!”
“好暗……”
“两点了啊,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便秘了吧?”
“……好可怜的样子?”
“被你这么说才可怜吧艾伦?”
“你好烦啊,滚去睡!”
“闭嘴,你个大傻!”
“康尼!帮我拉一下艾伦……”
“喂,住手吧!”
“啊,好累,我先睡了,你们慢慢玩。”
“马可!”
“睡吧睡吧……晚安。”
“好的。晚安,莱纳。”
“你这个愚蠢的撞树野猪!”
“你这个死蠢马脸大猴子!”
“阿明开灯,我要揍死他!”
…………
……
托马斯开始打呼,马可和康尼已经在自己床上睡好,让和艾伦还在打打闹闹,只有阿明发现,莱纳和那位忘记名字的天气预报君已经回来。
可他什么都没来得及说,成为今晚谈论的热点的那两位人高马大的男生,已经爬上上铺躺好并同盖上一张被子,黑暗中金发的某人似乎抬起头碰上天气预报君的脸——
像是在亲亲……?!
阿明立刻躺倒当做什么都没发现。
认真想想,这怎么都比“两个人都是女孩子”要容易接受的多吧……
大概。
END